当前位置:主页 > Q级生活 >游子 ‧ 异乡 >

游子 ‧ 异乡

游子 ‧ 异乡

离家别子赴日车拼
一九七一年,家父送我到日本大阪近矶三菱自动车贩卖会社,学习汽车销售所有相关的服务、工厂及零件、仓库设计和管理等,在大阪两年,是我人生的转捩点。用「离家别子赴日车拼」来形容这段研习岁月,一点也不为过。

在大阪为了上班方便,我想买部车代步,起初中意的是跑车,但家父他有意见,并且请家母写了一封信给我。信中除勉励之外,重点是说「你现在只是一个研习生,公司付了薪水并供你住宿,假使你买了风光的跑车,会让他们认为你是『威张り』的人(逞威风或骄傲的人)」。

我看了很感动,父母连这点小细节都替我考虑到,可见他们是把整个公司的期望都寄託在我身上,我感到责任相当重大,除了奋战下去没有第二条路,于是就买了一部快报废的旧车。

新车一部约五十万日元,我的旧车定价仅五千日元(当时汇率为一比八,等于不到七百元台币),但到手时一共付了八万日元(约一万元台币),包括车辆检查费用三万五千和保险费四万日元在内。

车内车外都下雨
虽省了买车钱,故障的风险就不能避免,两年研习中实在也发生了一些麻烦事。
有一次下雨天,我好意搭载顺益公司的李姓前同事,结果到达目的地打开行李箱时,他的行李竟然全部淋湿了。原来行李箱边缘早已鏽穿破了洞,雨水自然会渗入,我只好自我解嘲说:「我这宝车是名副其实的『水冷车』」。

令我最担心的一次是,社长及夫人要招待我,到日本第一座高尔夫球场「六甲山」参观风景并共进午餐。他们不搭自己五二○○c.c.的高级座车,反而要一同坐我的车。因为要走山路,我的心里很不安,怕我那辆一二○○c.c.的破车,万一在上山途中引擎过热,车子就不能动。虽然前一天我已详细检修过,但还是没有信心。

好在上天保佑,平安无事到达山顶,回程是下山,就不必担心引擎会过热烧掉。想不到社长还称讚我的驾驶技术不错,其实我一路都是提心吊胆。

勿忘在日本的奋斗精神
一九七三年十月二十八日结束研习时,高桥社长特别为我举办了惜别会。

会上除致赠他书写的「初心勿忘」四个字送我,并对我说:「你已经学会了汽车行销公司的帝王学!」能够得到这位出身汽车世家、通晓世界汽车发展状况的专家肯定,是我终身的荣耀。

我想他怕我这大少爷回到台北后,把以前在日本奋斗的精神忘得一乾二净,因此才亲手用毛笔题了「初心勿忘」,我把它挂在办公室时时刻刻警惕,不敢遗忘。

摘自《漫步原乡》

数位编辑整理:邱千瑜
Photo:Derek Hatfield, CC Licensed.

为您推荐